蒸压釜密封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压釜密封圈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国际煤价攀高回落G公司错估中国因素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7 10:18:49 阅读: 来源:蒸压釜密封圈厂家

国际煤价攀高回落 “G公司”错估中国因素

生意社07月02日讯

“只要是大型的进口煤商都知道,在多次国际煤市价格的升迁起落中,嘉能可是不可忽视的存在。”6月30日,数位国内进口煤商告诉记者,在5-6月国际煤价攀升的诸多因素中,除却中国企业进口倍增、国际航运费回调等,嘉能可可能存在推波助澜的情况。 嘉能可(又译佳能可),全名为亚洲嘉能可有限公司(Glencore International AG),由现任中港印能源集团主席区可华创办,后因不明原因区与之分道扬镳,并创立现任公司。“嘉能可一年煤炭贸易4000多万吨,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国际煤炭贸易公司。”一位进口煤商表示。 与4000多万吨的煤炭贸易量相比,2008年我国煤炭出口4543万吨,煤炭进口4040万吨,出口平分落入到四家企业身上——神华集团、中煤集团、五矿集团和山西煤炭进出口公司,嘉能可在世界煤市中的能量可见一斑。 与之每年令人惊讶的煤炭贸易量相比,嘉能可极为神秘,在媒体中鲜见影踪,而煤炭贸易人士则更愿意对外称之为“G公司”。 推手嘉能可 根据GlobalCoal提供的价格数据,纽卡斯尔港6月26日亚洲基准价格为68.69美元/吨,而这已经是连续第二周下降,在6月12日,其价格曾为76.75美元/吨,创下2009年新高。 “价格的调整并不是需求的减少、航运费的调整,而是国际市场供应的增加,包括嘉能可在内的国际贸易商不再似5月份一样,大举在现货市场采购煤源。”上述煤商透露。 在此之前的一个月,国际煤市价格突破金融海啸以来一直波澜不惊的格局,并在5月中旬至6月中旬以直线速度上冲。 数据显示,5月15日,纽卡斯尔港6800大卡煤炭离岸价分别为62.70美元/吨,但至5月29日上涨至67.09美元/吨;至6月5日,该基准价格又大涨了7.22美元,一举突破70美元关口,达到74.31美元/吨,最终在6月12日爬升至2009年上半年的历史高点。 据该煤商透露,嘉能可于5月中下旬开始进入国际煤市交易,并向澳大利亚、印尼现货市场大量购入现货,总量超过100万吨,加上其在澳大利亚、印尼等煤矿的权益产量,甚或达到200万-300万吨的规模,“嘉能可当时的出价较中国企业高出2-3美元/吨,所以5月底、6月初的时候,中国企业很难从国际市场上拿到货”。 “嘉能可在赌中国市场还会大举买入国际煤炭,所以大肆购煤,然后寄望倒手至中国市场以获得巨额中间价差。”一位五大电企煤炭采购部人士告诉记者,嘉能可先前赌的是煤电双方的博弈将导致电企天量海外购煤及中国煤市供给减少等因素,加上夏季用煤高峰期到来,“这时候会带来巨量煤炭进口需求”。 “国际甚至是亚洲煤炭市场相对于国内较小,一个月百万吨的规模足以影响国际市场”。前述煤商说。 自去年末的福州煤炭订货会以来,煤电双方一直拉锯,包括五大电力集团及华润电力在内的六大电力企业直至6月之前没有与煤企签订一单合同,此后中国企业掀起外购海外煤高潮。华润电力首席执行官王帅廷曾表示,华润电力或将煤炭进口量提高至50%。 海关的分析报告显示了电企购置海外煤的澎湃激情,今年1-5月,中国进口煤3220万吨,同比增长了72.6%。5月,中国进口煤达943万吨,刷新了4月份刚刚创下的历史最高纪录。 在上述煤炭采购人士看来,由于嘉能可的采购,加之国内需求旺盛,无形中抬高了澳大利亚、印尼、泰国、越南等亚洲煤炭主要出口国企业的胃口,“嘉能可在现货市场的大量购入,如同在一个平静的湖里投入小块石头,激起涟漪效应,5月中旬至6月中旬国际煤价随之水涨船高”。 前述煤商告诉记者,嘉能可已于6月份减少了在国际煤炭现货市场的采购,“讽刺的是,这一次也还是中国因素”。 错估中国因素 “煤炭进口不同于铁矿石,对外依存度不高,外煤价格若是高于国内,企业就会转向国内购买。”前述电企人士表示,嘉能可以较高的现货价格向国内电企、中间商抛售,但遭到国内企业拒绝,“如果国内的价格要比国际低,为什么还要嘉能可的货呢?” 资料显示,6月29日秦皇岛大同优混600元/吨,比上周下跌10元/吨;山西优混567.5元/吨,比上周下跌5元/吨;大同南郊地区5500大卡动力煤坑口不含税价格430元/吨,比上周下跌10元/吨。 东方证券首席煤炭分析师王帅告诉记者,煤价的下调事实上从5月底6月初即已开始,“5月整顿后的山西小煤窑开始复产,该月山西非重点矿原煤产量为1700万吨,比4月增加了500万吨,未来还可能继续增加800万-1000万吨”。 “所以哪怕是一个月少进口300万吨,对国内的煤市冲击也不大。”该煤商分析,国内电煤每年消费15亿吨左右,放入到12个月,每个月亦有1亿多吨消费量。其时5月,国内煤价稳定,国际上涨与国内持平甚至超过国内,一推一涨,“企业有逐利需求,当然求诸国内。” 由此,嘉能可堆积的百多万吨煤炭因为高价格反而成了烫手山竽,无人接盘,“导致嘉能可损手损脚,6月不敢再买入,由此导致国际煤价迅速下跌。”该人士说。 事实上,除了目前国际企业寻求加大中国市场出口的力度之外,国内煤企亦有加大出口的企盼。 “6月份我们的出口形势依然不容乐观。”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资源开发部部长李志刚告诉记者,该公司希望地7、8月份在出口方面能有亮眼业绩。 前述煤商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增长3%,就会带来约1%的煤炭增长需求。就目前世界范围而言,包括日本、韩国的澳煤进口大户需求依然低迷不振,仅有中国煤市依然有正增长,“事实上已救活了许多澳、印煤企”。在这种供大于求的形势下,国际煤商只求出货,故而会以一个低的价格给中国企业,纵使海运费上涨国际煤商也不会亏损,“因为以目前的煤价,还有至少二三十美元的利润存在,这种利润中的一部分可以打掉海运费上涨的价差”。 该煤商同时透露,由于嘉能可5、6月份大量购入现货煤,故而这种采购会导致国内进口量的衰减,“考虑到船期及交货会有一个多月的延期,这种衰减可能会体现在7、8月份的进口中”。 上述煤商人士还透露,由于先期拿现货煤价格太高,嘉能可与先前与其签订合同的澳、印煤企正在谈判,要把先前签订的煤价降低下来,“这一着也让与嘉能可签订协议的那些现货商人懊恼不已”。

万能试验机技术图纸

万能试验机拉伸数据处理